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如烟

万物敞开,我的顾盼却来不及流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马背上的童年  

2016-12-18 15:21:1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——如烟

(原创)马背上的童年 - 如烟 - 如烟
 

      一直笃定地认为,我童年的记忆始于父亲。那个时候,母亲在生产队劳动,靠挣工分养家,而体弱多病的父亲,却享受了队部特殊待遇,常年牧马。因此,我的大部分时间都随父亲在马背上度过。

      念着那片马蹄踏过的原野,以及头顶的蓝天闲云;它一度成为不落的风景,从年少的懵懂,到青春的五彩斑斓,直至后来的后来,化成一抹最浓的乡愁,任雨打芭蕉,总也挥之不去。
      
      那个牧场离村庄很近。每逢春天来临的时候,环牧场的小河开始解冻,柳岸杏花、流水淙淙;悠闲的马儿,时而啃噬着绿油油的苜蓿,时而漫步到河边饮水,这个时候,父亲总喜欢将我抱到马背上,并用信手折下的柳枝做成短笛,或为我编成头上的花冠,马背上的我,便在父亲一痕一痕的笛音里,望着无尽的旷野,轻轻地唱起童年的歌谣。

      白天,大人们去地里干活儿,我也常和邻家的玩伴去河里捉蝌蚪,或者,背上柳编的筐头去麦地里除草,偶见田里有野兔奔跑,那份欢喜难以言说,也常常因为肆意地追赶而弄丢鞋子;口渴时,便从河沟里摘取一片肥厚的大麻叶子,用小的砖头系到深井里汲水;直到傍晚时分,炊烟四起,一声声狗吠由远而近地传来,才会想起回家的事。一踏进家门,我先是大声地喊着父亲,直到闻见父亲熬制的粥香,看到热腾腾的馍馍,我总是忍不住从身后抱紧父亲,像抱紧一座大山.......这些美丽的片段一直充盈着我的童年,直到他老人家离开我。

      父亲走的那年,我六岁;只记得那口红木棺材横在院子时,母亲将我和哥姐叫到跟前,叮嘱我们到棺木前,和父亲共进最后的午餐。不知为什么,我执意不肯。那天,北风呼啸,我患了重感冒,一声连着一声的咳嗽,将母亲惊吓得不知所为。后来,哥哥背着我去了诊所,在我的迷糊和混沌中,父亲悄悄地走了。一年以后的一天,我读小学一年级时,母亲将我从教室里叫出,当时,她手里包着热乎乎的饺子;母亲领我去了一个地方,我看到一个馒头形状的土包,才知道父亲走后一直住在这里。这一天是父亲的周年祭日,母亲哭得泪人一般;直到这时,我才懂得父亲是真地离开了我,永远不会再回来。我一边痛哭,一边安抚着无助的母亲,土包上那片荒芜的苇草,在北风里摇曳着,孤零零地,像父亲。

      六岁以后,确切地说是父亲走后,每次再回到家时,总想习惯地喊醒父亲,盼他老人家回过头来看我笑,可每次看到的都是母亲忙碌的身影,话到唇边,便由最初的娇弱或欢喜,化成哽在咽喉的痛和无奈。是的,这是我和父亲之间特有的默契,一如放牧归来的路上,我嬉笑地跨在父亲的肩上,一如我熟睡时,父亲一次又一次为我掩好的被子。

      童年,是马背上的摇篮;是柳笛吹暮的斜阳下,父亲一声声地呼唤;是晨起幕落的日子里,大手牵小手的温暖;是袅袅炊烟中,父亲背影里的一粥一饭。马背上的童年,早已离我远去;可父亲依旧年轻着,在梦里,轻轻挽起我的羊角辫,为我戴上他亲手编制的花环,立时,碧风起舞,笛音绕岸;只是驼着我长大的马儿,不再安静如初。牧场上,它偶尔拾起前蹄,仰望长空,任拉长的嘶鸣,响彻在寂静的原野。

      
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5)| 评论(8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