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如烟

万物敞开,我的顾盼却来不及流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落雪听禅(与琉璃同题)  

2017-12-14 15:10:4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guo

文——如烟 


(原创)无题 - 如烟 - 如烟
 
 
      每年的冬至一到,真正的严寒就来了。北国风光,况味最浓的是雪,留白最多的是雪,禅意最深的也是雪。一个没有落雪的冬天,担不起真正的冬天。

      记忆里的冬天,北风呼啸、大雪纷飞,红炉烹茶、抱香取暖,仿佛为了应景,一窗灯火内外,人间的浩荡和温良便如此尽情地演绎和铺展。那铺天盖地的雪呀,让山川一夜白头,灵魂顿生柔软。此时,你可以携一抹蓝色的忧伤去抚摸,可以心碎或者愈合,可以兵荒马乱、节节败退,甚至一寸一寸地陷落;唯独不可以歌、不可以喧哗至熙攘,不可以赋予其神圣以外的任何一个虚词。

      如果你爱它,如果你视其为爱的至极至上,千万不要去惊扰它,哪怕只是一声唏嘘或者叹息。之于它,最美的赠与和成全,就是带上你的心灵去听,听一场尘世之外的禅语清灵,听一幕梨花带雨的玉指凝烟,听一曲魂归故里的人间阙歌。

      雪花,一片片飞落,悄然地划过我的发际和眉额,她飘逸的身姿多像一个柔情的素衣女子,一边翩翩起舞,一边缤纷大地,那高高低低远远近近的白,就是她普世的爱和暖,流淌在尘间的血液和骨骼。

      或者,他更像一个多情的男子,摒弃世间万种繁华,为了心中的挚爱,穿越三生三世,化做一朵冰凉的花,此生可待或不待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
      别有根芽,不是人间富贵花。纳兰的惆怅蔓延了三百年,亦缱绻了三百年。贵与贱,厚与寡,谁的初心不改,任执念落满天涯?半或满、空或绝,谁饮尽尘埃长寂此生?

      落雪听禅,禅意却在雪之外。不忍听、不敢听,有人捻花、有人秉烛;有人抚琴、有人望月;虫鸣之声击穿水滴,浪花叩醒沉睡的砂砾,万籁俱静亦不静,人间薄情情亦浓。

      想,捻花的人能否博得美人一笑?落花已随流水去,沧海已是桑田魂。
      想,秉烛的人是否已经落下灯盏?看,异乡的异乡,通天都是黎明的黎明。
      想,抚琴的人缘何长夜当歌?听,清晨的露珠盗取了昨晚的月光。
      想,抱月的人肯不肯退后半步,拂手漫天的星光?陌望的花儿,你不懂,月光染白了一地相思。

      雪,这隐谕的精灵、这不羁的天使,你是谁的化身,谁的梦呓?我在灯下听你,你落成我指间温婉的诗句,一字一呢喃、一行一细语;我在途中听你,你化作我背上的行囊,满载期许飘向远方,朝着心之故里;我在梦里听你,你说你是我窗前飞舞的白蝶,而风中那棵摇曳的梧桐树,殷殷地等了一千年,爱了一千年,也痛了一千年。

      只为这一刻的遇见,不管你来或不来,我一遍一遍地唤你,在灵之深处,海之角、天之涯,我洗尽尘埃拥抱你;在时光彼岸,月半弦、影满帘,我以我心照你归。
    
      禅是一朵花,是一朵朵飘飞的雪花,她晶莹地开满了我的世界,那么轻盈、那么安静,安静得不说一句话。她经过时,我必是那虔诚守候和聆听的女子,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 感谢幽兰心梦模板 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0)| 评论(4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