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如烟

万物敞开,我的顾盼却来不及流泪

 
 
 
 

最新日志

 
 
数据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(原创)嫁接

2018-10-5 16:18:30 阅读88 评论25 52018/10 Oct5

文——如烟

长在你庭院里的葡萄藤

早已爬出长长的茎

它沿着四月的记忆

嫁接到我的秋天

静静地等我路过,采摘

饱满的日子,紫色的收成

远远地,我只是轻咳了一声

它就抖落一身的风尘

一边挥动手臂,一边婆娑着起舞

像要吐出一个世界,一个太阳,一个传说

盈盈颤动的故事

故事里的路,有多远

就有多少次的热泪盈眶

在黄昏的夕辉里

俘获我们的眺望与不安

你的故乡,你的河流,你的秋天

也如这藤蔓一般苍绿么

兰亭外,火车又一次碾过那年

惺惺遥望的目光

一只鸟飞过我们头顶的天空

像那个午后,轻轻地诉说

作者  | 2018-10-5 16:18:30 | 阅读(88) |评论(25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(原创)聚散有时,时光里我们不说再见

2018-9-30 21:16:32 阅读157 评论32 302018/09 Sept30

——留在网易最后的心声

九月的灿黄里,微凉的风召唤着我们。大江南北,收获的喜悦蔓延,晕染着每一张笑脸。此时,除了讴歌,我们没有理由不赞美大地;除了赞美,我们没有多余的抒情给这个秋天留白。然而,在这之前的一个月,网易博客突然挂出公告,和我们挥手再见。这个消息,无异于一场飓风的到来,吹得网易人东倒西歪,不知所措。

记得那天我正在大连旅游度假,临近黄昏时,好友爱是琉璃发来消息,告诉我网易博客即将打烊,并关切地问询我备份了没有。过了没有几分钟,好友草可又发来微信,亦是同样的消息。当时,我的心如五味杂陈,竟至语凝噎。之前也有人说过,网易博客将在年底停用,那时总觉得是传言,可信度不大,现在消息属实,我该何去何从。

于是停止写字、停止发文、停止评论、停止一切与网易博客有关的更新。时间仿佛在此停滞,血液仿佛在此停滞,连呼吸也停在了这里。公告上说,到2018年11月30日前可以正常使用网易博客,这个期间,可以和曾经认识的、擦肩的、有过一面之缘的网易人一一叙旧,一一告别。

舍与不舍,如果执意要给我们的心情冠以名称和具象,此时单单用这个词语来形容,未免太过肤浅和牵强。多少个不眠之夜,我们在这里相聚成欢,留下一朵朵细雨敲窗般的轻声呢喃;多少个熹微轻启的黎明,我们走进一片片心灵微软的细沙,拾捡被涛浪淘洗的彩石,破解背影拉长的谜底;多少个琴音飘渺的午后,我们抛却世间繁华,一个人悄悄地走进这片幽秘而茂盛的森林,回首曾经的自己,或窃喜、或欢欣、或忧伤、或悲悯……

十几年来,它像一个谦谦温婉的情人,以温暖的怀抱,一点一滴地接纳着我们的喜乐忧欢

作者  | 2018-9-30 21:16:32 | 阅读(157) |评论(32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(原创)一场来历不明的雨

2018-8-14 21:21:13 阅读202 评论35 142018/08 Aug14

文——如烟

让我震撼的

不是天空,也不是天空扯出来的

恶魔般的云团

而是一场来历不明的雨

像密密麻麻的咒语

一边敲打我

一边垂钓远近的山河

山河之外,十万匹马嘶鸣

抒情像一个狂野而倾斜的巨人

飞流而上,飞流而下

在天空和巨人之间

我矮了又矮

直到被大地妈妈包容

作者  | 2018-8-14 21:21:13 | 阅读(202) |评论(35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(原创)一个人的黄昏

2018-8-13 21:08:28 阅读192 评论35 132018/08 Aug13

文——如烟

知了的叫声此起彼伏

像极了我的抒情

它们在天空和大地之间穿梭

时而交错,时而平行

门前的矮瓜又长出新茎

一场雨,让路边的鸢尾重新打开喉咙

云朵走走停停

空中似乎传来几声雷鸣

蜻蜓飞过草丛,一两片枯叶蜷伏着

掩起对面的蛙声

好吧。我允许你苍绿

允许你灿黄

允许你不动声色地来去匆匆

我爱一个人的黄昏

爱篱笆墙上饱满的收成

爱浅浅的风荡漾着

斜阳下将暮未暮的人生

作者  | 2018-8-13 21:08:28 | 阅读(192) |评论(35) | 阅读全文>>

(原创)鱼与沉湖

2016-7-8 9:32:20 阅读647 评论129 82016/07 July8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——如烟

你沉默得像暗夜的湖水,

天空是你谦谦的背影;

请许我循着星光穷究你的源泉,

十万孤岛的冰冷,我却深爱它的透明。

临风的倒影,在你的波心

轻盈地起舞;不惊,

你更像一个从容的看客,

看着我,也看着这世间

婆娑的众生。

我是一尾迷恋天空的鱼,

风起时,宿命将我推至湖心,

从此,这片蓝色

成为我唯一仰望的风景。

我不知,是否要饮尽一世尘埃,

才能领养昼和夜的长情;

我不知,是否要用千年的等待,

才能让目光与目光衔起

断桥的尘梦。

遥向黎明,我一万次地问,

你却一直站在那儿,默不作声;

用一片沉静守住灵魂,

以及月光下每一次深情的相拥。

作者  | 2016-7-8 9:32:20 | 阅读(647) |评论(129) | 阅读全文>>

(原创)七月,血色玫瑰

2016-7-6 17:40:36 阅读419 评论63 62016/07 July6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——如烟

1、寻

星星像一双双低垂的眼睛,

望着我,不说话;

冰冷的夜空下,

我穿越一座座苍山、翻过一脉脉石海,

极力寻找被黑暗阻隔的天穹。

那片空旷还在么?像冰山上的雪莲,

早已住进天空的梦。

其实,我更在意那朵好看的云,

今夜,飘向了谁的故里。

我张开双臂,月下起舞,

倒影里植下一万次的期许——

浓浓密密。

2、七月,血色玫瑰

你看,黎明到来、露珠含笑,

远方,盛夏碾过春的万顷碧波,

一浪接着一浪;七月流火,

是的,风中正有一枚血色的玫瑰,

一边在盛装下掩起含羞的心事,

一边在炽热里妩媚登场。

五百年的朝圣啊,谁说只是瞬间的怒放,

飘零不是归去,

她或许更爱季节的冰冷与透明;

这一刻,我看尽风月轮回,云高水长。

作者  | 2016-7-6 17:40:36 | 阅读(419) |评论(63) | 阅读全文>>

(原创)交错

2018-8-11 16:33:54 阅读127 评论16 112018/08 Aug11

文——如烟

像两颗暗夜里的星星

来自天际间不同的远方

偶尔的交错

互放光芒

隔着天河,隔着月亮

以流云传递爱意

以彼此的光照亮天空

流向比远方更远的地方

彼此路过

来去之间到底有多远

也许偶然,也许注定,也许

冥冥中空洞叠着空洞

时过不停

比蓝更蓝的湖水上写着我们的名字

一上一下

旧得不能再旧

作者  | 2018-8-11 16:33:54 | 阅读(127) |评论(16) | 阅读全文>>

(原创)致一朵花儿

2018-7-25 17:09:38 阅读180 评论15 252018/07 July25

文——如烟

不必仰望

你就是风景

在目光所及的地方

你是风、是雨、是欢乐、是海洋

海洋的幽闭和怒放

一次次碾过我的胸膛

此时,我的血比花儿更红

她怀揣的炽热

燃尽人类所有的想象

这唯一的,最后的花朵

这汹涌的、不动声色的抒情

你以你的方式

浸白月光,照亮我的袈裟

仿佛暗夜的馈赠

如此谦卑,却又这般不同凡响

作者  | 2018-7-25 17:09:38 | 阅读(180) |评论(15) | 阅读全文>>

(原创)汉韵万方,我愿做风中一枝莲【与琉璃同题】

2018-6-13 14:10:13 阅读273 评论40 132018/06 June13

文——如烟

手指轻轻划过锁骨,遂触到颈链下方的莲花吊坠,薄凉中略带一丝暖,孤清里透出万种繁华。这一刻,它之于我既熟悉又陌生,沿着视线,我仿佛走进光阴的深处,在清新而久远的年代,与另一个自己邂逅和相遇。

我看见头上的阳光静静地泻着,高矮纷错的屋宇,座落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两旁。似乎是夏天,偶尔有小鸟飞过,空气中弥漫的香有栀子花的味道。我形单影只地走着,穿过陌生的人群,却不知要去向哪里。

很小的时候,妈妈就曾告诉我,算命先生说我的前世是西北山上的一个侍花女子,命属天河之水。既然如此,我在为谁植花护花,修枝剪叶?今生,那些花儿都去了哪里,她们是沁心的蓝莲还是无名的野菊?不得而知。我看见彩蝶满天飞,不只是蝶儿,也有蜜蜂夹在花丛间。也许,我身上还携有前世的余香吧。

香音袅袅,落桐犹唱。如果木兰簪子的背影里藏着当年的若曦和四爷,那么易安的婉词中一定含着旧时烟雨中不可说的花事。“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”,这般清愁与谁说?月满西楼,独上兰舟,我以我心寄明月。

古茶马道、新丝旧羽,谁把银簪插在太阳上面?琴亭水榭、朗月清风,谁在一朵花的芬芳里跋涉着无限远?沉默的青瓷,行走的格桑,她们用眼神告诉我:三江之水,你只取一瓢饮。

关山的风依旧吹,长安的雨还在下。那一个于寂寂梨花中轻舞水袖的女子,那一盏在蒹葭苍苍中等待归人的白露,那一袭涉水而来的白帆,那许许多多开了又谢梦了又醒的粉红蓓蕾,她们都去了哪里?缘何一次次路过我、抚摸我、呈现我、绽放我。

扶一柳轻笛,静静地与这个尘世相拥;唱一曲红楼,任念庵廊下

作者  | 2018-6-13 14:10:13 | 阅读(273) |评论(4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河北省 廊坊市 白羊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缥缈空灵、缱绻缠绵, 用一世游离诉说生命聚散、世间冷暖。
 
近期心愿无欲无求,随遇而安。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